设为首页 黄道日历
加入收藏 斤两算命

经典名言  文笔精华  优美散文  好诗好词  婚庆好词  经典台词  商务短信  儿童歌谣  对联集锦  谚语荟萃
励志名言  伤感语句  关心话语  妙语连珠  网络美文  整人短信  搞笑语言  青春絮语  毕业赠言  童话故事
考试祝福  情话短信  人生哲理  杂文精选  心情日记  恋爱宝典  分手分别  思念挂念  感天动地  唯美句子
 中国节日  西方节日  二十四节气  生肖星座  健康祝福  新年祝福  生日祝福  结婚祝福  国学经典  写作助手
 

又失眠了

时间:2016年03月1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马原在恒达酒店门口,无意中看见了同事何少华。通常情况下,马原走路很少抬头,当时对面过来一个女的,满身香味地从马原身边走过,马原觉得那香味很好闻,就抬头往后看,但那女的已经过去了几米远,马原只觉得那女的身材不错,甩一头棕色长发。马原提了脖颈,想看清那女的面部,没有成功。
 
    当马原把目光收回时,他的视线就和恒达酒店门口的何少华连接上了。何少华笑眯眯地看着马原。马原镇了镇,说:少华,你在这干什么?何少华用两个手指拧着鼻孔一个劲地呼鼻涕。何少华嗡嗡诺诺地说:快进来喝几杯,霍元彪也在这。马原说:我吃过中饭了。何少华又在用手呼鼻涕,他不是用餐巾纸擦,而用他的手背,来回抹了两下,就奔过来,一把捏着马原的手臂,使劲往酒店拉。马原边走边挣扎着,因为他明白:何少华这手很脏,他刚拧了几把鼻涕,也没用什么擦拭过。
 
    二楼靠马路的包箱里,正坐着单位的苏总、办公室的蒲学海、人力资源部的吕宏伟、工会的李丽娜,霍元彪则坐在靠空调那个位置。霍元彪两只手臂交叉架在餐桌上,脑袋端端正正伏在上面,如果脑袋再往上挪一点,那姿势就和农药的剧毒标识没什么区别,只是农药标识用的是骨头,而霍元彪的姿势有血有肉。
 
    见何少华推着马原进来,苏总说:快来快来,今天这顿酒越喝越没气氛!蒲学海说:马原,我一直打你手机,就是联系不上。马原说:我手机停机了,才去交的电话费。李丽娜站起身,拉开门叫来一位服务员,她要服务员马上拿一幅碗筷和一个酒杯进来。何少华给马原斟了满满一杯酒,说:先喝三杯吧。
 
    马原说:怎么能这样呢?这不是罚么?苏总扯出含在嘴里的烟头,扬扬手,说:今天是霍元彪请客,他转科长了。马原说:是吗?那我先敬彪哥,享受了三年科长待遇,一直没明确下来,现在终于明确了,是件喜事,值得庆贺!来,我敬彪哥一杯!苏总用手拍了一下埋头在餐桌边的霍元彪。霍元彪抬起头,毫无力气。马原说:彪哥,你媳妇熬成婆了,我敬你一杯!霍元彪转动着乏力的眼珠,说:我不能喝了,我全身发冷,头晕得很。苏总说:你和我们不喝了,但马原这杯酒,你得喝。
 
    霍元彪打了个寒颤,抿了一小口,便倒头伏在桌子上,霍元彪轻声地说:你们喝吧,我今天确实不舒服,我先休息一会。大家把霍元彪扶到包箱一角的沙发上,让他躺下。有马原后期参与,气氛又热烈起来了。正当大家喝得汗流浃背时,李丽娜扬着手,悄悄对大家说:别出声,霍元彪在说梦话!大家端着酒杯,侧耳细听。但见霍元彪闭着眼说:哼,我没在外面玩妹子!想把这顶帽戴到我头上,没门!狗日的张海,你在长沙玩妹子,还“啵”了一个……
 
    大家被霍元彪的话惊呆了。马原放下酒杯,奔过去,喊霍元彪的名字。霍元彪没吱声。李丽娜用手摸了一下霍元彪的额头,电一般地抽了回来,她说:霍科长发高烧了,额头烫得像炭火!几个人都用手在霍元彪额头上摸了摸,都认为霍元彪的确是在发高烧。这顿酒因此草草收场。霍元彪已经烧得不省人事,酒钱最后由马原主动买单。
 
    马原搀着霍元彪很快下了楼,拦了一辆的,并执意要送霍元彪去医院。苏总要蒲学海去帮帮马原。马原说: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了。蒲学海企图坐进车内。马原说:如果你一定要去,那么我就出来,实话告诉你,我一个人陪他去就可以了,何必这么麻烦呢?大家都为马原的举止肃然起敬。马原不仅主动帮霍元彪买了单,还执意要求一个人把额头烧得通红的霍元彪护送去医院。车辆走出不到五米,马原叫停了车,他摇下车玻,伸出头,对酒店门口那帮同事说:我一个人照顾他,别告诉他老婆,免得他老婆担心。大家都被马原的话感动得热血沸腾。马原真是个好同事!
 
    蓝色的士载着喃喃自语的霍元彪和额头冒汗的马原,在街道上穿行。霍元彪躺在后排座位上,闭了眼说:哼——说我在外面玩妹子,有证据吗?——他妈的马原,你玩的那个长沙妹,我有照片……霍元彪这么说,让身边的马原全身冒汗。司机边开车边朝后面看,司机说:他这是怎么了?马原说:没什么,喝醉了,乱说的,乱说的。车辆在等红绿灯的时候,马原拨通了张海的电话。马原说:海哥,说话方便吗?同事张海在电话那头说:方便呀,什么事,神神秘秘的。马原轻声说:霍元彪说你在长沙玩妹子,他说他还有证据……
 
    那头的张海立刻沉默了。霍元彪这么说,张海必须重视。三个月前,为了催一笔款,单位派张海、马原、霍元彪三人去过长沙。那次他霍元彪一人住单间,玩不玩妹子,不得而知,但他那次在长沙的确只住了半个小时旅馆,什么时候退房,什么时候离开旅馆,什么时候在酒吧喝酒,什么时候在网吧上网,他都用手机录了视频,还放给自己看过。至于他霍元彪现在说的话,其实也并没有错,只不过,他怎么会有我和马原玩妹子的证据呢?他***!张海在心里这么想。
 
    张海摸了摸有些升温的额头,冷静地对马原说:你现在在哪?马原说:我现在正送他去中心医院,他额头烫得吓人,肯定是烧糊涂了。张海说:你先去吧,我马上就到,对了,你千万别告诉他老婆!马原说:这个我知道,不过,你过来时要买一幅口罩。张海说:买口罩干什么?马原说:他还在不停地乱说,他说我们俩重阳节期间,住在长沙芙蓉路一家旅馆里,还说是211房,说我们玩那个了……张海说:你快摇醒他,他怎么能这样呢?我马上就到!马原扶着霍元彪下车时,张海已经赶到了中心医院大门口。
 
    张海走过来喊霍元彪的名字。霍元彪艰难地微开一只眼,然后又闭上。霍元彪有气无力地说:他妈的马原,他妈的张海,怀疑我在外面搞妹子,哼,真毒!他们两个在长沙搞妹子,其实我都看到了,我有证据……张海从口袋里掏出口罩,立刻给霍元彪戴上。尔后,吩咐马原去挂号。来到急诊室,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医生翻开病历本说:他怎么了?马原说:发高烧,额头烫得要命。医生说:怎么给他戴口罩呢?快取下来!马原说:不行的,他要说胡话,很难听的。
 
    女医生有点不高兴,说:那你还要不要我给他看病?张海给马原使了个眼色,马原慢腾腾地取下了霍元彪的口罩。刚扒下口罩,霍元彪嚅动了一下喉管,说:他妈的,怀疑我在外面玩妹子,真是笑话,你马原,__你张海,才是真正的嫖客,你们在长沙玩妹子,我有证据……女医生鼓起眼睛问:他在说谁?张海说:不知道。女医生说:那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张海说:我们是他的亲人。
 
    女医生一边翻看霍元彪的眼皮一边说:马原是谁?张海又是谁?马原抢着解释说:他嘴里说的这两个人,我们都不认识,可能是他同事,要不,就是他同学。女医生甩着体温表继续问:他什么时候说胡话的?马原说:一个半小时前,他就胡言乱语了。正解释时,霍元彪又说话了,他说:***马原,***张海,你们住一个房间,把妹子都叫进房了,你以为我没看见,那妹子还和他妈的张海“啵”了一下……
 
    张海心里十分惊慌,他要马原给霍元彪重新戴上口罩。女医生说:干什么?马原说:他说话很难听,我给他戴上。女医生抽出体温表看了看,惊讶地说:42度5,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了,你还给他戴这个,你想要他的命是吗?赶快去住院!张海紧张地说:医生,他没事吧?女医生说:先把体温降下来,时间长了,会烧坏大脑的。马原说:体温降下来以后,他还说不说胡话?女医生说:按道理,是不会说的,现在就担心他把大脑烧坏。
 
    张海一把背起霍元彪,喊着马原的名字说:马原,你快去落实床位!女医生恍然大惊,说:他就是马原呀?马原也被吓了一跳,吞吞吐吐地说:我叫莫远,“莫须有”的“莫”,前途远大的“远”,我不叫马原,我不叫马原。输了三瓶点滴后,霍元彪明显地清醒许多,体温降下来了,胡话也不说了。吃晚饭的时候,霍元彪睁开眼睛说:我怎么在这?马原说:彪哥,你可把我们吓死了,你一直在发高烧,烧到42度5,还不停地说胡话。霍元彪静静地呼吸着,尔后又问:我说什么了?张海说:你没说什么,都是一些听不懂的话,一派胡言。霍元彪裂着干巴巴的嘴唇笑了。
 
    张海从厕所出来后,把病房里的马原叫了出去。张海拉着马原来到走廊一角,轻声说:现在好了,体温降下来了,要不,我们两个就麻烦了。马原拍着胸脯说:是的,烧成那样子了,还说得有板有眼,他***!张海说:现在应该没事了,他清醒时,绝对不会乱说的,怕就怕他发高烧。咱们俩以后要密切关注他的身体状况,特别是发烧。等过了一二年,把这事给淡忘了,咱们就不怕了。还有就是,要尽快打听他到底掌握我俩什么证据。马原说:好的!


    (来源于网络)
 
(作者:佚名 编辑:jddxx118)
 
文章热词:
 

上一篇:失眠的滋味

下一篇:带着梦想上路

 
延伸阅读:
 
 
 
 
 
 
 其他分类
 
写作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