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黄道日历
加入收藏 斤两算命

经典名言  文笔精华  优美散文  好诗好词  婚庆好词  经典台词  商务短信  儿童歌谣  对联集锦  谚语荟萃
励志名言  伤感语句  关心话语  妙语连珠  网络美文  整人短信  搞笑语言  青春絮语  毕业赠言  童话故事
考试祝福  情话短信  人生哲理  杂文精选  心情日记  恋爱宝典  分手分别  思念挂念  感天动地  唯美句子
 中国节日  西方节日  二十四节气  生肖星座  健康祝福  新年祝福  生日祝福  结婚祝福  国学经典  写作助手
 

夜晚的潮声

时间:2016年03月2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潮去得姗姗,来得也姗姗。
    7 月里的一天, 夏日中午上岛时还在海岸边盘桓的獐岛海潮,经过一个下午的喧嚣,在游人们追逐的嬉闹里退离了海岸, 留下大大小小的海的子民,馈赠给了赶海的人。
 
    夜在灯火前尽显妖绕,海滩前是望不到边的空旷, 没有了海的欢腾,小岛的岸是寂寞的。如果不是微凉的风不时拂过,送来丝丝淡淡的咸腥海味儿,撩拨着游人,还真难让人把这片热土与大海联系在一起。
 
    岛上的秧歌队,在傍晚时分闪亮登场,欢乐的锁呐响彻了整个小岛,兴奋的游人们在酒精的作用下,也加入到了那队伍,在极不协调中成为搞笑的高手。酒家也将卡拉OK的功放设备摆在了空场上,吸引游人一展歌喉,曲到情深处,游人忍不住要在歌声中一展舞技,那些曼妙的、滑稽的、可笑的舞姿在海岛的夜里,平添了几分乐趣和笑声。
 
    远方的渔火若隐若现, 天空里偶尔有几颗星星, 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和着那渔火, 相映成趣,真仿佛天上的街市,最热闹的是小岛上的男男女女,白天忙了一天的人们,都走出家门,到海边纳凉。精明的渔民摆出了白天出海的收获,围着堤坝点起了夜的明灯,那排成长龙似的海鲜烧烤自成一景,比赛似地吸引着游客的注意,贪鲜的游人则围着小摊一家家地品尝着。
 
    而海潮,仍在远处轰鸣,却迟迟不见,有些好信儿的游客早已迫不及待了,他们不顾夜的黑暗,只拿着简单的照明工具,就奔向了那点点渔火的深处。岸上的人们,早有些乏了,累了,三三两两的回到了住地,忘了观潮的初衷。也有留下的, 聚在烧烤摊前,喝啤酒,吃海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执著夜深了,也倦了,流连岸边等得不耐烦的人,陆陆续续地回到住处。卡拉OK早没了激情洋溢,游人的雅兴也告了一个段落,偶尔吼出的几声,不小心就会被房间里的客人忿忿地喊上几次,“别唱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只是这声音,也一点点淹没在震耳欲聋、渐行渐近的海涛里了。
 
    我与友人坐在堤坝上软语温柔,相言甚欢,早忘了时间的概念。“快看,那些烟花,”不知谁家的小孩子喊了起来,大家把目光再次聚拢到那片水天一色的朦胧里,那里有烟花的五彩,有流光的溢彩,有花与光的交错, 那绚丽缤纷了整个夜空,探海的人也在这烟花的照亮里, 和着涛声回到了岸上。
 
    海潮终于来了。岸边的灯火下,海潮犹如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在千呼万唤中犹抱琵琶半遮面。远处由模糊变得暗白,海涛声也更大了,似风雷阵阵,又似鼓乐喧天;似战车辚辚,又似两军对峙;似金戈铁马,又似古老战场。隐约中,海潮以挟裹千军万马之势,一路浩浩荡荡奔涌而来。海浪层层叠叠着赶集也似的,你抢着我,我压着你;你夺着我,我追着你,你牵着我,我拉着你,相拥相依,相掺相扶,相卷相拥,在海滩前平铺着、伸展着,一座座堆起了层楼,砌起了玉宇,而那些高高的亭台,又被后面新堆砌的楼阁所取代,那千军万马,不知疲倦地重复又重复,而那层叠的建筑,也在一次次推倒又重建的过程里,平面推演,又交叠着立体出击,主题鲜明,又赋予了海之韵味。
 
    再近些, 那些楼台变成了玉带, 白练般绵延着、摇曳着、舒展着,像风中的杨柳,像素服的仙子,水袖悠长,婷婷袅袅,风姿绰约,一转眼早已玉袂飘然,迤逦而去;又像出海的鲛龙,像腾空的白蟒,云烟四起, 水波浩渺, 浪涛夺面, 雾湿额头, 细观处又仿佛从未曾谋面, 一切只是初初相见。
 
    海潮的来势极猛,近到岸前稍显平缓。蓬勃的气势夹杂着咸腥的海风,一次次扑面而来,只一会儿,便见惊涛拍岸,千堆雪现的海景。那场面,令人胸口为之一窒,血一下子涌到全身,眼睛便觉有些微的模糊。原来,所谓的潮来潮往,是这样的壮观,这样的让人叹服。
 
    这千百万年的震撼,撞击的何止是海岸,还有游人那平淡的生活;这千百万年的重复,介怀的又何止是海岸,还有游人那无语的凝咽;这千百万年的缘起,期待的何止是海岸, 还有游人那豪迈的诗情;这千百万年的纠结,骄傲的又何止是海岸,还有游人那指点的江山;这千百万年的爱恋,湮没的何止是海岸,还有游人那盈眶的感动,这千百万年的积淀,明了的又何止是海岸,还有游人那洞开的心扉。
 
    不知怎么,就有些恍惚,苏轼的那首词在脑中清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我不是诗人,在这样的时候,反倒喜欢起了诗词歌赋里的碎光流影。
 
    看到海潮涌起溢满整个海滩,看到灯光下的海面烟云流动, 听着海涛拍打海岸,听着浪花与岸滩嬉戏,听着万千车马的对阵,听着大海的炽烈表白,所有的语言在这一刻平淡,所有的爱恨在这一刻凝固,所有的梦想在这一刻真实。那个夜晚,我枕着波涛入梦,那个梦,属于獐岛的夜潮。

    (来源于网络)
 
(作者:佚名 编辑:jddxx118)
 
文章热词:
 

上一篇:闲话蛇年,话说蛇年

下一篇:清清的河流

 
延伸阅读:
 
 
 
 
 
 
 其他分类
 
写作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