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黄道日历
加入收藏 斤两算命

经典名言  文笔精华  优美散文  好诗好词  婚庆好词  经典台词  商务短信  儿童歌谣  对联集锦  谚语荟萃
励志名言  伤感语句  关心话语  妙语连珠  网络美文  整人短信  搞笑语言  青春絮语  毕业赠言  童话故事
考试祝福  情话短信  人生哲理  杂文精选  心情日记  恋爱宝典  分手分别  思念挂念  感天动地  唯美句子
 中国节日  西方节日  二十四节气  生肖星座  健康祝福  新年祝福  生日祝福  结婚祝福  国学经典  写作助手
 

中国古代诗词曲赋中的性爱描写

时间:2014年01月02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导语:“艺术世界浩瀚如海,而性爱作为艺术永恒的主题,在中国古代的文学、诗词等各个方面,都做了丰富多彩的呈现。这些作品或含蓄内敛,或奔放直露,但都通过多样化的个性色彩,构造出一个让人惊叹的性艺术世界。”
 
    中国的传统文化认为男属阳、女属阴,通过性行为导致阴阳的结合作用,产生新的生命。而性交除了起到人类繁衍的作用外,通过性交这一行为,还能使性交者,尤其是男人恢复元气。因此,中国的古代文化认可男女之间的这种正常的性交行为。
    性爱是文学艺术永恒的不可或缺的主题,举凡中国古代的各种艺术形式如音乐、美术、文学等,都包括一定数量的含有性内容的作品,一些正统的作品中也间有通过自然现象含蓄地表现性和色情主题的。
     诗歌大概是中国文学最早发源的形式,最早的诗实际上是歌谣,反映出当时的民风,其中就有许多关于爱情的叙述,还有赤裸裸的性语言。 
   
    如《诗经》中的《褰裳》: 
    子惠思我,褰裴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对这首诗中的“狂童之狂也且”的意思,台湾的学者李敖先生认为应该是女子对男子说的一句粗话,本意是“你不想我,我也不愁没人想,你这小子狂个卵!”。句中的“且”字的本义就是指男子的性器官。
    《诗经》作为中国古代文学的发源,同时也成为了中国古代性文学的最早发源。自此以后,历代的诗词歌赋中均有表现男女性爱的佳作。
    汉朝文人中最流行的是赋这种文学体裁,在汉赋中描写性爱内容最为出众也是最为直白的,是东汉蔡邕所作的《协和婚赋》,这篇作品主要是写男女的婚姻的,如描写新婚之夜男女性交活动时,用了“粉黛弛落,发乱钗脱”之句。 蔡邕的另一篇残缺不全的赋作《检逸赋》也写男女之情,其中语句也同样大胆,如“昼骋情以舒爱,夜托梦以交君”之句,这是以前的辞赋中未有的。
东汉末年繁钦所作的《定情诗》中,也能找到描写这种男女性爱的影子,如: 
    思君即幽房,侍寝执衣巾。时无桑中契,迫此路侧人。我既媚君姿,君亦阅我颜。 
    这首诗的内容是讲述男女两人偶遇路中,女子对这个陌生男子一见钟情,桑中幽会,草率结合。可见那个时期的人对性的追求的大胆,即便是女子都敢于追求自己的性快乐。
晋朝孙绰创作的乐府诗歌《情人碧玉歌》中有这样的诗句: 
    碧玉破瓜时,郎为情颠倒。芙蓉陵霜荣,秋容故尚好。 
    碧玉破瓜时,相为情颠倒。感郎不羞郎,回身就郎抱。
    “破瓜”在中国古代指处女的第一次性交行为。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诗中的少女在“破瓜”之夜的心理是“感郎不羞郎”,表现在具体行为上就是“回身就郎抱”,性交行为结束后还需要相互的爱抚以增进感情的交融。
    唐代的人们对性爱生活持宽容开明的态度,性文化比较开明,对于一些男女情事,不仅没有封建礼法的约束,甚至还会被传为风流佳话加以仿效。开元、天宝间唐玄宗的淫乐生活以及他和杨玉环的风流韵事传播之后,文人士子们羡慕这种生活方式,因而更加仿效。等至唐朝后期,由于社会的衰退和五代的乱世再现,又使得一般人产生消极心理,更加迫不及待地及时行乐,以声色自娱,这就造成了全社会对性快乐的追求。由于性爱是文学艺术的一个主要内容,于是在唐朝文学艺术最高成就的唐诗中,表达性爱、传播性文化的内容就表现得十分明显,反映了那一时期的人们对性爱的观念。
    如李白的《对酒》:“玳瑁宴中怀里醉,芙蓉帐里奈君何”就是对嫖妓时与妓女的亲昵过程所作的描写。他的《寄远》中“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表达的这种男女性爱更为明显。这其中,尤以诗人元稹的《会真诗》最为明显,大胆地描写了张生与莺莺的性爱活动,成为古代同类题材作品的典范。全诗如下: 
    微月透帘栊,萤光度碧空。遥天初缥渺,低树渐葱茏。龙吹过庭竹,鸾歌拂井桐。
罗绡垂薄雾,环佩响轻风。绛节随金母,云心捧玉童。更深人悄悄,晨会雨曶曶。 
    珠莹光文履,花明隐绣龙。宝钗行彩凤,罗帔掩丹虹。言自瑶华圃,将朝碧帝宫。 
    因游洛城北,偶向宋家东。戏调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鬟蝉影动,回步玉尘蒙。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眉黛羞频聚,唇朱暖更融。 
    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光珠点点,发乱绿松松。 
    方喜千年会,俄闻五夜穷。留连时有限,缱绻意难终。慢脸含愁态,芳词誓素衷。 
    赠环明遇合,留结表心同。啼粉流清镜,残灯绕暗虫。华光犹冉冉,旭日渐曈曈。 
    乘鹜还归洛,吹箫亦上嵩。衣香犹染麝,枕腻尚残红。幕幕临塘草,飘飘思渚蓬。 
    素琴明怨鹤,清汉望归鸿。海阔诚难度,天高不易冲。行云无处所,萧史在楼中。 
    诗的内容缠绵悱恻,细致的描写了张生和莺莺良夜幽会共度春宵的性爱活动全过程。其中一些诗句的大胆描写,即便是今天的人看来,也会有耳热的感觉。
在唐朝,不只是唐诗这一种体裁的文学作品表达性爱的内容。由于在唐朝赋这种文学体裁也很流行,所以也出现了描写性爱内容的赋作,这就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所作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这篇作品提供了大量唐代的有关性的资料,如礼制、风俗及当时的口语等,由此分析当时的性文化状况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赋中有对男女性生理发育的描写: 
    夫怀抱之时,总角之始,蛹带米囊,花含玉蕊,忽皮开而头露,俄肉俹而突起,时迁岁改,生戢戢之乌毛,日往月来,流涓涓之红水。既而男已羁冠,女当笄年,温润之容似玉,娇羞之貌如仙,英威灿烂,绮态婵娟,素水雪净,粉颈花团,睹昂藏之材,已知挺秀,见窈窕之质,渐觉呈妍。 
    还有对新婚之夜性生活的描写: 
    乃出朱省,揽红褌,抬素足,抚玉臀。女握男茎,而女心忒忒;男含女舌,而男意昏昏。 
    以及对夫妻日常性活动的描写: 
    乃于明窗之下,白昼迁延,裙褌尽脱,花钿皆弃,且抚拍以抱坐,渐瞢顿而放眠。 …… 
    又如描写达到性高潮时的男女性反应: 
    纵嘤嘤之声,每闻气促;举摇摇之足,时觉香风。然更纵枕上之淫,用房中之术,行九浅而一深,待十候而方毕,既恣情而乍疾乍徐,亦下顾而看出看入。女乃色变声颤,钗垂髻乱,漫眼而横波入鬓,梳低而半月临肩。男亦弥茫两自,摊垂四肢,精透子宫之内,津流丹穴之池。 
    白行简是唐朝上层社会的文士,他的性兴趣、性知识、性观念具有更广泛的社会代表性。
《花间集》里的作品绝大部分都是沿袭温庭筠香软词风的后尘,而内容却更加艳丽,风格也更加颓靡。涉及到性爱内容的词句描写比比皆是,如欧阳炯的《浣溪沙》中的“凤屏鸳枕宿金铺”、“兰麝细香闻喘息”等淫巧之句很多,牛峤的《菩萨蛮》、张泌的《浣溪沙》等作品,更是露骨地去描写追逐女人或幽会调情时的声态,词的格调卑下。 
    在南唐的词人中,南唐的最后一位皇帝后主李煜最有代表性。他前期的作品多描写宫廷享乐生活,其中一些涉及性爱描写的作品堪称佳作,如他的描写男女偷情的词作《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镂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词的内容对偷情男女的神态、心理刻画入微,极为细致。词风迤靡婉转,是同类题材作品中不可多见的佳作。
    从这一时期的作品来看,由于唐朝对性的开明程度很高,整个社会风气都以追求性享受为快乐,反映在文学作品中,就出现了大量的涉及性爱的描写。五代继承唐朝的风气,基本上延续了下来。
    北宋初期,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城市也得到了充足的发展,市民阶层逐渐形成,为上层的文人士大夫的享乐提供了条件。在这一时期,词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并最终在两宋时期形成了中国词这种文学体裁的创作高峰。 由于词这种文学体裁在宋朝的文学创作中独树一帜的地位,反映社会上各阶层人们性爱的作品也多以词为载体来表达这一主题。在词人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柳永。柳永青年时屡试不中,遂采取冷淡与狂傲的态度,终其一生几乎都是在妓院中勾留,与歌妓们流连往返,到女人堆去寻求安慰。因此,他的词作大多描写这类生活,发“羁旅悲怨之辞,闺帷淫媟之语”。如《玉女瑶仙佩》: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许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奶奶兰心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 
    其实,柳永的作品香艳,但在性爱文学作品中远远算不上什么。同时代的欧阳修的某些作品都要比他香艳许多。 
    北宋时期及成了唐五代以来的享乐生活态度,上层社会的官员以及文人士大夫们多有嫖妓的经历,欧阳修也不例外。正是因为有这种生活情趣与经历,欧阳修写过不少旖妮、缠绵、香艳的描写男女之情的诗词,其中也不乏佳作。例如他的《南歌子》: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去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工夫,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 
    这首词写得非常细腻、生动,将新婚夫妻甜美的两性生活刻画的细致入微,直有传神之效,内容浅近,风格浮艳。 
    北宋末年的大词人周邦彦精通音律,又长期和歌妓舞女们交往,因此颇写了不少“玉艳珠鲜”、“柳欹花晻”的艳词。他有一首传世的名作《少年游》: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帏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筝。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这首词描写作者偷听到的宋徽宗与妓女李师师之间的情事,写得情景真切,清丽芊绵,诚是佳作。也是这个宋徽宗,虽然是个皇帝,可是以九五之尊,居然放着三宫六院的女人不要,偷出宫去嫖妓,还为这个妓女谱写艳词流传: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忒颠犯,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两宋之交还有一个著名的女词人李清照,据说也写过艳词。明人编的《词林万选》中曾收录署名李清照的《丑奴儿》: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这首词写一位少妇在一个夏天的夜晚撩拨她的丈夫,的确是风情无限,眩睛摇目。
 两宋时期性爱文学的发展除了词以外,新出现的话本(白话小说)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元稹的《莺莺传》虽然对莺莺有一些情致的描写,但其着眼点主要是张生的风流韵事。而董郎的《西厢记诸宫调》则主要在青年男女的爱情婚姻方面入手,并批判了封建礼教控制下的包办婚姻。《西厢记诸宫调》中对崔莺莺和张君瑞之间的性爱描写其大胆直露程度远远超过元稹的《会真诗》,对后世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元朝有人根据《西厢记诸宫调》创作的《西厢记玉抱肚》诸曲调: 
    纱橱月上,并香肩相勾入房,顾不得鬓乱钗横,红绫被翻波滚浪。花娇难禁蝶蜂狂,和叶连枝付与郎。张君瑞,休要忙,鸳鸯枕上少颠狂。 
    旱○雨降,觑鲛绡腥红染妆,滴溜溜粉汗如珠,楚阳台梦魂飞上。千金难买此一场,喜杀梁鸿与孟光。鸳鸯解,整巽裳,开门观月上东墙。(句中○处为原文缺失) 
    这种性爱的描写,可能就是对当时人们现实生活的一种反映。 
    北方的少数民族蒙古兴起后,先后灭金、西夏,并最终灭亡了南宋,重新统一了中国,建立了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帝国元朝。
元朝的文学创作以元杂剧和元曲的成就最大。在元杂剧的创作中,其中有代表性的性爱文学作品是王实甫在董朗的的《西厢记诸宫调》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加工、发展创作的五本二十一折的《崔莺莺待月西厢记》。这部作品的性爱描写部分主要集中在崔莺莺夜探张君瑞这一折中,非常细致的描写了两人之间的性爱活动过程,如: 
    [元和令]绣鞋儿刚半拆,柳腰儿勾一搦,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鸳枕捱,云鬓仿佛坠金钗,偏宜松髻儿歪。 
    [上马娇]我将他纽扣儿松缕带儿解,兰麝散幽斋。不良会把人禁害,怎不肯回过脸来。 
    [胜葫芦]我这里软玉温香抱满怀,阮肇到天台,春至人间花弄色,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折,露清牡丹开。 
    [幺篇]但蘸着些儿麻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揾香腮。 
    [后庭花]春罗元莹白,早见红香点嫩色,灯下偷睛觑,胸前着肉揣。 
    [旦云]羞人答答的看甚么? 
    [末]畅奇哉,浑身通泰,不知春从何处来?无能的张秀才,孤身西洛客,自从逢稔色,思量的不下怀;忧愁因间隔,相思无摆划;谢芳卿不见责。 
    元曲是元朝发展到顶峰的一种文学体裁,在元曲中,反映当时社会风俗以及人们生活的作品大量存在,其中以性爱为内容的作品也有很多,表现了那一时期人们仍然对美好的性爱生活充满了渴望和追求。如: 
    一笑喜相逢,似嫦娥,下月宫。丹山念夜鸾求凤,天台路通,巫山簇峰。柳稍露,滴花心动。正情浓,鸳鸯枕上,又被五更钟。 
    这首是描写新婚的,用语还比较隐讳,还有比这更直白的,如: 
    红绫被,象牙床,怀中搂抱可意郎。情人睡,脱衣裳,口吐舌尖赛沙糖。叫声哥哥慢慢耍,休要惊醒我的娘。可意郎,俊俏郎,妹子留情你身上。
    帘儿内,换绣鞋,胆大乔才抢入来。纽扣松,○○腰,夸儿脱下来。这朵鲜花由你采,休在人前去卖乖。俏多才,俊多才,休向人前说出来。
    床儿侧,枕儿偏,轻轻挑起小金莲。身子动,屁股颠,一阵昏迷一阵酸。叫声哥哥慢慢耍,等待妹子同过关。一时间,半时间,惹得魂魄飞上天。
    两情浓,销金帐里鏖战,一霎时魂灵儿不见,我和你波翻浪滚,香汗交流,泪滴一似珍珠串,枕头儿不知坠在那边。乌云髻散了乱挽一霎时雨收云散,舌尖儿一似冰冷○。双手搂抱心肝来也,哎,似睡不着,朦胧磕眼。心肝,哎,一个昏昏,一个气喘。心肝,嗏,哥哥,腰痛,小妹子○酸。 
    (上述句中○处为原文缺失) 
    上述列举的几首作品用于大胆直露,如“身子动,屁股颠,一阵昏迷一阵酸”之句意涉淫秽,可以看出那个时期的人们对性爱的追求。
明清两代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末端,也是中国历史上性爱观念最为混乱的时期,尤其是在明中晚期至清代的约四百年间,禁欲与纵欲的并行使这个时期的性爱观呈现出极其复杂的状态。明清时期整个社会纵欲风气流行,表现在以性爱为内容的文学作品上,就是这一时期以《金瓶梅》为代表的性小说的大量出现和流行。
    《金瓶梅》借《水浒传》中的人物西门庆为主人公,通过描写此人荒淫的一生来揭露了明朝的社会现实,表达了当时社会的性崇拜主题即性是衡量男性价值的标准,并反映了当时纵欲与道德这两种观念的冲突。书中直露地描写出西门庆及其妻妾等各色人物的性生活,甚至细致的描写了男女之间的性交过程,受到理教卫道士的强烈谴责,是书自问世即被列为“淫书”而遭禁。
《浪史奇观》也是明朝出现的一部以性爱为主要内容的性小说,同《金瓶梅》相比,思想性和艺术性大大不如,基本上宣扬的是一种纵情声色的纵欲观念,内容也多淫秽之处。书中用以点缀的诗词可知,如:《红衲袄》: 
    梦儿里的相偎是伊,梦儿里的相抱是伊;却才舒眼来倒是你,又顾闭著眼去想著伊;凤倒鸾颠虽便是你,雨意云情都只是伊。你今便耐久儿,学吾乖巧也。我只图个快活儿,顾不得伤了你。 
     明代除了《金瓶梅》这类纯粹的以描写性爱为主要内容性小说外,一些看似正统的作品中也存在大量的涉及性爱的内容。如《三言二拍》等作品,对男女性交活动过程的描写多以诗词的形式出现,类似下面这样的词句经常可见:
      灯光影里,锦帐之中,一个玉臂忙摇,一个金莲高举。一个莺声呖呖,一个燕语喃喃。好似君瑞遇莺娘,犹若宋玉偷神女。山盟海誓,依希耳中,喋恋蜂溶,未能即罢。正是:被翻红浪,灵犀一点透酥胸;帐挽银钩,眉黛两弯垂玉脸。
     这样的作品,语言淫亵,毫无美感可言,纯粹是直露的肉欲挑逗。此外,还有其它的一些房术方法歌诀,涉及性交方法甚至生育的内容,如有关性交方法的: 
    闭口咬牙目视顶,鼻引清风提金井,握手钩足似猿猴,玄珠自上昆仑顶。 
    出入由从自有方,入时宜弱出宜强。须神闭口神游外,进退何劳急急忙。 
    明亡后,北方的少数民族满族建立的政权入主中原,并建立了统一全国的中国最后一个封建政权清朝。清王朝统治中国的三百年间,封建性文化思想习俗得到空前的强化传播,流毒甚广,造成了中国人的性神秘、性无知、贞节观等变态心理的发展,直到今天仍然在影响整个民族的心理。但即便是在满清这种极端严密的控制下,中国的性爱文学仍然得到了延续和传播,最著名的代表就是曹雪芹的名著《红楼梦》。 
    《红楼梦》在现在是作为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出现的,但是在清朝,这部作品却被视为是“淫词小说”而屡遭刊禁。而这部书也确实有涉及到男女性爱的内容,其中设置还有非常直露下流的言词描写,与明朝的那些性小说相同,如该书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萝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一章描写贾宝玉和薛蟠、妓女云儿等人饮酒行令、吹拉弹唱,就几乎全部涉及性。如云儿唱的描写偷情和男女三角关系的曲: 
    两个冤家,都难丢下,想着你又惦记着他。两个人,形容俊俏都难描画。想昨宵,幽期私订在荼架。一个偷情,一个寻拿;拿住了,三曹对案我也无回话。 
    还有用比兴的手法描写性交的曲: 
    豆蔻花开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钻了半日钻不进去,爬到花儿上打秋千。肉儿小心肝,我不开了,你怎么钻? 
    饮酒行令也是如此,如贾宝玉行描写青春少女性心理的的酒令: 
    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 
    云儿行的描写妓女心理的酒令: 
    女儿悲,将来终身倚靠谁?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女儿喜,情郎不舍还家里;女儿乐,住了箫管弄弦索。 
    最为下流与粗俗的是薛蟠行的酒令,即便是今天看起来,也仍然是不堪入目: 
    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一根**往里戳。 
    除了《红楼梦》外,清朝还有一部著名文人李渔所著的性小说《肉蒲团》比较流行,这部小说描写男主人公未央生与几个女人之间的淫乱故事为内容。书中多处用诗词来表现性爱内容,如: 
    不是房中作干才,休将末技惹愁胎。暗中谁见潘安貌,阵上难施子建才。既返迷魂归楚国,问伊何事到阳台。生时欲带风流具,尺寸还须自剪裁。 
    还有描写女人情态的词《忆秦娥》: 
    人窈窕,浑身满面都堆俏。都堆俏,愁容可掬,颦眉难效。 
    还愁不是新人料,腰肢九细如何抱?如何抱,柔如无骨将又惊靠。 
    描写新郎与新娘新婚之夜性爱活动的词《玉楼春》:       
    星眸合处差即盼,枕上桃花歌两瓣。多方欲闭口脂香,却被舌功唇已绽。 
    娇啼歇处情何限,酥胸已透风流汗。睁开四目互相看,两心热似红炉炭。 
    除了这些所谓的“淫词小说”外,清朝时的一些主流派著名作家也创作了许多的“琐语淫词”,限于篇幅,在此不做赘述。
    性是美丽和崇高的,也是不可亵渎的,只有建立在真正爱情基础上的才是最美好的。

    说起对浪漫性爱的大胆追求,以中国古典四大名剧之一《西厢记》为例,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故事着实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张生和崔莺莺两人相会时的情形,《西厢记》作者将过程做了比较细致的描述,“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但蘸着些儿麻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揾香腮。”这一段描写,不仅有对性交感受的描述,也有对其中男女性心理差异的描摹,张生积极主动,莺莺半推半就。这段描述同时也表现出作者的大胆与“务实”——性,是自然的东西,没有什么见不得人。它是人性的体现,是生命的本真状态之一。鱼水之欢后,莺莺说的是:“妾千金之躯,一旦弃之。此身皆托于足下,勿以他日见弃,使妾有白头之叹。”“怕张生得到她之后抛弃她。女人走出这一步,的确冒了很大的风险,难怪此前要柔肠百折,欲迎还拒了!而张生做的是:看手帕,“春罗原莹白,早见红香点嫩色”——验证她的处女之身。见莺莺果然是个处女,便“畅奇哉,浑身通泰”。在莺莺临走之时,张生赶紧再约:“若小姐不弃小生,此情一心者,你是必破工夫明夜早些来。”男女不同的性心理,写了个入木三分!
     崔莺莺答应张生,其实在元稹的《莺莺传》里已说了动机。信中讲得非常清楚:“儿女之心,不能自固。君子有援琴之挑,鄙人无投梭之拒。”其实,这并非是出于相互了解之后深刻的爱情,而是由于张生的挑逗,一时情欲萌生,难以拒绝诱惑。张生形容崔莺莺“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什么是“花心”,相信看过《金瓶梅》的读者自会知晓,而“露滴牡丹开”,则与杜甫的一句诗“花径不曾缘客扫,篷门今始为君开”,有异曲同工之妙。妙就妙在诗中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是优雅之至,工整之至,然而细细回味,却宛若描写了女子含羞而深情地接受性爱的过程。

    
   欢迎登陆经典短信息网(WWW.JDDXX.COM
    QQ584768092

 
(作者:佚名 编辑:jddxx118)
 
文章热词:
 

上一篇:展望2014年

下一篇:希望的力量

 
延伸阅读:
 
 
 
 
 
 
 其他分类
 
写作助手